(Oasis Hostal@Granada的一位白人青年被問到接下來的行程計畫時):"Up to me."

在荷蘭SML工作的台灣男生:「我大概被工作寵壞了。」

搬行李爬七層樓梯喘息的我對留宿我的台灣女生說:「免洗內褲找不到也無妨,沒有什麼是比沒機位更讓人失望的了。」

全站熱搜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