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巿 明天已達停止辦公及上課標準。」
對一個修完課的研究生來說,放不放假沒什麼差別,寒暑假也是。

洗不去的是睡意,拜感冒之賜。霧氣蒸騰的淋浴間,風還是會從上下端的縫隙灌入,還好並不太冷。抽風機沈重而吃力地運轉著,像被什麼東西哽住了一樣;走廊依舊成為風的通道,就這樣從身邊掠過invisibly;雨聲並不明顯,比起呼嘯的狂風,後者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地要鑽進耳裡。

人們總是習慣用視覺影像來記憶的。夜半,隔著緊閉的窗戶如浪潮般一陣陣拍打而來的狂風,夾雜著窗框的摩擦震動,時而高亢時而低沈的音景(soundscape),便是老家房間書桌旁那扇北向的窗,或是阿姨家高樓百葉窗也無法阻攔的wutheri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vant 的頭像
vivant

Beyond comfort zone 人生的初期別太任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