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這樣又一個天明
回到台北後這毛病死不改
非得把自己耗到一個不行才上床
翹著腿打字
腳傷到底是好了沒怎麼又感覺在作祟
冷氣呼嚕嚕的吹
一直流鼻水一定是剛洗完頭沒馬上弄乾的緣故
在一點都不秋涼的十月感冒too stupid
三個半小時後還要把自己挖起來去商學院上課
幸好Subway今日特餐是鮪魚
一丁點兒的小確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vant 的頭像
vivant

Beyond comfort zone 人生的初期別太任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