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日的台北陰雨,在我走上樓梯目睹盡頭的藍天陽光時,一切都消融了。

站在徐匯中學前的捷運站出口,先回頭搜尋著記憶中每次經過都會看見的聖母瑪麗亞雕像,依然矗立在高處,望著車來車往的T字路口,十幾年前的輪廓依稀辨認得出來,等公車的方向,每天大清早坐264到萬華轉234往板橋的國一歲月。

那時耳機傳來紅の豚插曲"帰らざる日々",當下很有感覺(後來才知道曲名的意思,難怪引起共鳴),我站在捷運站周邊地圖看板前好一會兒,憑著記憶辨認方位,先找到小時候常去的圖書館原來叫「溪墘」,再往那幾年住的地方延伸,「民族路」當下像是從沈澱已久、厚厚的記憶層中跳了出來,是阿,一個小時後跟班上同學郵購會寫在信封上的收件地址,我怎麼差點忘了呢?

我看著計程車窗外,往菜市場去的那條路,原來叫中山二路,一路上的景象我都認得,只是路名都不記得,消防隊、在轉角的診所都仍在,十幾年了,長大之後的我再度回到這裡,重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vivant 的頭像
vivant

Beyond comfort zone 人生的初期別太任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