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短暫地廢棄著的夜市中,坐在晚上停止開放的某個展館門口,聽你說你的事情,是少有的幾次你認真說話的時候。或許和你在msn上的對話也有關係,總覺得你並不特別在意說話的人想說什麼,或者對誰說什麼,常只用一個喔字帶過,或是在一半時便下線離開,連句點也沒有。

……

所以你曾經熱切地想對誰說些什麼嗎?在還沒對這些事、這些對話失望以前……你總不太說自己的事情。一直帶著的失望把你刻畫得非常輕便,太過輕便。所以那種無所謂的姿勢也是針對你自己的罷。覺得沒有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事,因此也就沒有特別值得在意的東西。或人。乃至於所有回憶。
不論是自己或別人的。

……

和你說的那個繪本故事是我非常喜歡的一個,我甚至覺得那是所讀過最好的短篇故事。


我試著想過,讓人傷心的原因或許是因為故事並不在那裡面,而是在青蛙與蝴蝶之外講述,只有在他們以外才有故事,蝴蝶並不知道她愛的蝌蚪終究要變成其他模樣(因此涉及命運),青蛙則不知道自己吞下所愛的彩虹,且在毛毛蟲離開時他卻無法追上去(因此涉及本質);僅開始的相愛和最後蝴蝶回到池邊才是故事,因為只有這兩處有其他的可能,而中間卻是已經決定的。


是那個必然性,以及故事主角對這必然性的一無所知令人傷心。




創作者介紹

Beyond comfort zone 人生的初期別太任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