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海報、PPT、網站翻譯、臨時加稿的無料任務,
一整天下來讓人眼睛脫窗,
等我離開行政大樓時已經天色昏暗,明月高掛。

有些涼風,
三三兩兩的人坐在階梯上聊天、等上山公車的、穿梭在校園裡的,
迎面而來的資訊大樓亮著、圖書館、商學院靠水池側的落地玻璃窗跟教室燈亮著,
晚上還有人在上課。

雖然我對政大沒什麼感情,但是經過側門書城、新聞館、甚至進到大勇樓時,
唸書的那段時光感還是全湧了上來:在大勇樓上課、抱著書本穿過校園、從下午到晚上在商圖寫論文、一個人回到宿舍的,孤單,
特別在天冷時節。

咖啡大亨的老闆娘還認得我,我總是點焦糖瑪奇朵。

離開時在停車場郵局前巧遇暑假在公司實習的新聞系學弟。


一個邀約,我又為了某人從政大直奔公館,放棄原本的計畫。

總是太軟弱,我恨總是這樣的自己。

過了一年了。


路上聽到路邊騎樓播放著哈林唱的葉子,
我之所以會喜歡他重新詮釋過的遇見、心動跟葉子,是因為他的唱腔已經把這幾首原來的哀傷感沖淡了許多,所以在我聽來不會那麼難受。

怕回想到那段過去,因為落差太大,因為疼痛程度;
尤其對比現在的情形,間歇性的沈默讓我不自在,怎麼以前都不覺得?
我曾經多好的對待都被遺忘了,原來抵不上吃飯飲料那些小錢,
你連去年五月還今年五月都搞不清楚。

於是我連間接接吻都不願意,出於一種自尊,把吸管拭淨,
不該點微糖洋柑菊的,嚐了一口就不想喝了。





創作者介紹

Beyond comfort zone 人生的初期別太任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