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bf8a4a928c02ca88645d.jpg

一段四年前的未竟
帶著工業設計的理念回來
獻上一瓶 Paul Smith Rose
附賞飄雪的東京及澄澈的輕井澤

於是六樓窗邊的風鈴、猛嗑某牌藍色罐裝口香糖、半夜在外頭敲打論文的時光都成了下酒菜,沒想到歷經風霜的手機裡還存放著當時的我

奇妙的是對方記得的部分總是比我多,我像是探索一片似曾相識的新大陸,重新鑲嵌記憶的碎片

其餘是日本求學生活的種種,包括穿著浴衣去看花火大會

依然很有我講話的風格,對方笑著說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