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作者是提出風險社會概念的Ulrich Beck,及其妻子。


這就是十六年婚姻的平靜幸福最後變成的樣子,生活變得像壺凝結的牛奶,又酸又稠,你就像隻蒼蠅一樣,極度清醒地,淹死在裡面。(Wassermann, 1987:93)

感情被認為是愛情和婚姻的基礎,但如我們所知,感情是易變的。古典文學的主題曾是「她們無法在一起」,而現代文學的主題則換成「他們無法生活在一起」。

你生命中的愛情?我相信,當兩個人惡法要為了他們一起的ㄥ命而容忍彼此時,那才是生命中的愛情(Capek, 1985)

愛是資本主義裡的共產主義,守財奴散盡家財才能因此獲得幸福。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Oct 05 Fri 2007 03:22
  • 虛弱

昏沈沈的頭
被不在電話簿上的號碼吵醒
熟悉的聲音
明明可以改天的
大雨
頭髮褲子都濕了
開冷氣的漫畫店
別害我感冒又加重了吧
從日本帶回來的面膜
撐傘
攬腰的力道
細如蚊子叫的聲音
被說整個有吸引力的氣質
停車場
想抽煙卻點不成火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即使是在討論生物性質"sex"的科學裡,也是充滿著負載社會文化影響的"gender"觀念運作的痕跡。~<�「獸」何以稱為「哺乳」動物>


某些家務勞動的時間減少了,但也同時有新的工作項目出現;對家務要求的標準提高了。家庭主婦肩負的功能並非減少,反而增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家務改變了,它不再是雜務,而是一趟情感的旅程:洗衣是愛的表示;餵飽家人是展現廚藝的天分;換尿布是建立寶寶對母親安全感與愛的時刻。這些有著情感重要性的工作部可能委託給傭人,即便是合格的好傭人。沒辦法做好這些新的家務工作的女人必然感受到失敗的「罪惡感」。

家庭主婦罪惡感的來源:好媽媽聞起來甜甜的;好媽媽必須美麗溫柔;好媽媽必須~☆&%#@*※/……。對於雜誌中理想化的中產階級家庭主婦而言,離婚或是全職婦女並不適她們的生活方式或生活型態的一部份。…家電廣告假裝要把家庭主婦訓練成有技巧的消費者,不斷催促她們去購買新產品。…家庭主婦是唯一還沒有專門化的工作者,她們是名符其實包辦所有雜務的女工(Jane-of-all-trades)當家庭主婦的工作被一般化時,她也同時被無產階級化。…像是為什麼婦運最大的力量從表面上看來來自於白人、受高等教育、中產階級婦女這些最不需要婦運的社經團體。

家庭中的工業革命與其說是把家務勞動去情感化,不如說是更加強了工作中的情感脈絡,使得女人的自我價值取決於諸如她如何能成功地用水果在布丁上做個小丑臉。被Betty Friedan稱之為「無以名狀的問題」的社會通病,並不是發生在勞動無法帶來情感滿足的家務勞動者身上,而是發生在這些在她們的工作上投注過多情感、遠遠超過這個工作應得的家務勞動者身上。這就像我一個朋友最喜歡問的,「當我們為廚房地板打蠟時,我們會有性高潮---這種話我們還能相信多久?」~~<�家庭中的工業革命>


「科學是客觀中立的」頂多只一種宣稱而已,表面上採取了一種看似單純的natural facts的姿態,但實際上這些知識的內容卻往往充滿了性別意識型態。~<�卵子與精子---科學如何建立了一部以男女刻板性別角色為本的羅曼史>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