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3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8 Wed 2007 04:19
  • 氣味



小時候各家各戶的信箱會被塞入洗髮精的試用包,印象最深刻的是沙宣(還有絲逸歡)。那時這兩個牌子甫推出不久。我很喜歡它們洗髮精的味道,但是這一兩年才注意到,它們的香味已經改了,不再符合我記憶中那個樣子。我聞了同一牌子的各種配方,卻沒有一個是接近原初的,sense of lost.

長大後對香味的認識是繫於生命歷程中不同的人身上。不管是沐浴乳、肥皂、洗髮精、香水還是煙。即便對方已經消失了,用同樣味道的沐浴乳就會感覺他還在;街上遇到搽相同香水的人會不自禁多留意一點。這種對應的關係已經在腦海中固定下來。於是,那時候的記憶就會被香氣喚醒,那個人又重新在面前活過來了。

在機場的免稅商店逛時,總愛把每種看中的香水在手上、頸項、頭髮、衣服上任挑一處試噴,於是身上總充滿花花綠綠的味道,雖然可能有點不倫不類。

從Mykonos帶回來的試聞紙上頭的香水早已消散無形,如果它有重量的話,也許是21公克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3/26 上午 11:37:33 別忘了,要溫柔 @@ 你申請波蘭喔
2007/3/26 上午 11:39:01 Edison 對呀! 想去一輩子可能不會去的地方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台大之於我,就像白先勇筆下的十里洋場之於臺北人一樣。



杜鵑已殘,戲劇系館旁邊那株白流蘇開得不多不少。

演講即將開始,主題是"Visuality and Identity"。我看了看手機顯示時間,趕忙走進文學院。經過一樓走廊時,忽然聽見前方教室有個很熟悉的女聲在講課,一看原來是柯裕棻,穿著跟上週五在大勇樓遇見她的時候一樣,不知道她在這邊上什麼課。在異地遇見老師感覺很奇妙。另一頭的外文系辦再熟悉不過,每次開學都要到那邊的窗台去拿選課單,現在已經到B95開頭了。一樓的穿堂很像中山堂內部的大廳:兩側上樓階梯、迎面牆上的長玻璃窗、懸掛的天花板吊燈,很適合舉辦舞會的地方。平面位置圖板上瞥見了以前大一歷史課老師李東華的研究室。



走上二樓的文院會議室,跟要去迎接演講者的咸浩擦肩而過,一身黑色俐落的休閒西裝打扮,磚紅色的襯衫,不打領帶&第一、二顆扣子不扣,仍是一派風流灑脫。坐定後發現有認識的黃姓學姐、洪姓學弟在場及一個很眼熟的中年男子——咦~這不是楊明蒼嘛?還記得以前每個禮拜二下午在共同教室上他那三小時的英史,總讓我不耐如坐針氈。演講內容很多的關鍵字和引用學者都是我熟悉的。坐在講者旁的廖咸浩感覺快睡著的樣子,我看著他不禁一邊慨嘆男人果然跟女人相反,愈老愈生風采。聽他用低沈富有磁性的嗓音講英文是種享受,就像以前聽聶雲的節目一樣。



到了一半有點坐不住了,我拎著相機溜出去想把握時間拍照。古色古香的文學院,廊柱斑駁、綠草如茵,窗戶是上推式的,木製教室門是兩片推開的,靠庭院一側的窗戶還裝有綠色紗窗。有位白髮蒼蒼的老教授正對台下許多年輕的面孔傳授知識。我一直以為古老的教室加上年邁的教授,是再適宜不過的搭配,有某種歲月沈澱的寧靜致遠,悠長的人文歷史洗禮氛圍。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Mar 25 Sun 2007 22:24
  • WWW



曾經歷過的,就算消去還是會以某種型態被保存下來,
對著地洞傾訴秘密,也許只有自己知道埋在哪裡,也許不只,
等哪天忽然想起,回去記憶庫翻找,這才發現,
原來它一直都在,從來就未離開。

於是小心翼翼地開啟,有的一如往昔,有的化為幾希。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在弄英文履歷,等注意到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

耳機音量似乎有點大,重覆聽著華麗的松子,甜膩到有點噁心的地步;羊男倒還是沒著落,
於是忽然想到側田,粵語歌總是比國語歌多了一點為愛滄桑懸命的味道,或許跟發音與用詞習慣不同也有關係,
不熟悉的結果是多了一層想像的薄紗,讓悲劇更添幾許淒絕唯美。

我想,這一首可以解些膩吧~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個世界從來不允許人從容的成長,
優雅的老去。
微笑作為一種共謀
底下的暗潮污垢
心照不宣就好
只要順從地把份內事情完成 就好

此為基本遊戲規則
請務必遵守
Get ready
then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antorini

人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
不見面的吵架很生氣
見到面以後氣反而消了
沒見面的時候心意已決
見到面後反而變得心軟
畢竟誰能狠心拒絕小貓小狗般的眼神?

奇怪的人會吸引到奇怪的人
但有時候奇怪的人 也會吸引到正常的人

用CMC的時候可以殘忍一點
在FTF的狀態就要仁慈一些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會從ptt轉這篇文 純粹是因為看完後忽然想到
這不是跟我寫這期的Blog Fever主題非常密切相關嘛!?
真是異曲同工之妙~
而且從作者的文筆中
完全把女生那副外表看起來純真無邪、講話裝可愛的樣子描繪得活靈活現哩~
(彷彿看到背景有天使和花瓣飛舞、閃亮亮的~*o*)
真相就是這麼殘酷卻又使人發噱~
請看↓


[黑特] 大學畢業才能交男朋友?

安啦 不交男朋友 反而更有身價
男生的身價 是從有女朋友後開始上升的
有了妻子就上升更快了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0 Tue 2007 16:51
  • irony


Aegean Sea


結果今天電話帳單就寄來了

通話明細:日期、受話地、受話號碼、始話時刻、終話時刻
費用明細:國際通信、國際簡訊

我盯著帳單
不知為何
忽然無可止抑地笑了出來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Mar 20 Tue 2007 00:17
  • 冷雨


Mykonos

沒車的人只能走路上下山
溫度低得可以讓人呵霧
泥濘的褲腳精準地傳遞地表的訊息
橋下溪水聽起來很寒冷
細細地咬齧著心房
照射燈慘白地打亮偌大的操場
只有一個人在濕地上跑步
體育館門口的電子顯示板在時間與攝氏間交換
網球場在收拾殘局
鏡牆前還有練舞的人

可喜的是終於開始淡忘你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怎麼說呢~
我看我還是維持一貫的立場好了~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7 Sat 2007 01:08

Mikines@Peloponnes


我曾經很愛你 但那都過去了


kinou no koto no you ni
watashi wa oboeteru
tsugi no fuyu mo issho ni
kono basho ni koyou ne tte namida ga deru yo
ONLY IF, negaigoto kanau nara ima, ano hi ni modoritai

tenshi ga mau EVE wa dare to sugoshiteta tte
saikou no omoide wa anata de tomatteru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門的Starbucks依舊
黑糯米飯糰還沒收攤
迎面而來的馬爾濟斯使我愛屋及烏
跟國發所招牌見過好幾次面
新聞館旁的腳踏車排依舊
的確位在資工館後面幸好沒記錯
入口依舊 固定師資班底依舊 階梯教室依舊
遠來的果然比近的早
我驚異於人數的稀少
穿過走廊
也許312依舊但我沒有上樓的念頭
出口對面的機械工廠依舊
停機依舊
難得的綠地依舊 雖然不知何時會被奪走
大樹依舊 底下閒散的兩三張椅子依舊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5 Thu 2007 18:42
  • 慢板


Majesty Hotel@Fira


慢慢地讓步 因為時間要多分一點
慢慢地妥協 因為和春天有個約會
慢慢地認清 永遠一起不可能分離
慢慢地淡漠 強求太多不過是白磨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5 Thu 2007 02:18
  • 酸澀



也就是這樣了,我想。

即便前晚只睡一個多小時眼睛酸澀
還是把自己從床上挖起
需要看起來精神抖擻
是個亮亮的天
文學院很安靜地窩在山邊
乾爽而微涼的綠意
上自己有興趣的課 和同學閒聊快樂
重溫教授風采與教室
宛然
中午到處都擠滿人 誰叫這是個封閉不開闊的區域
沒有吃到想吃的飯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thens

冷漠地變成最拘謹的樣子
可有可無的遲滯
是誰遙遠的若無其事
透過CMC的S-R
在沙灘上作垂死的掙扎
沒有知覺的冰湖
安靜地教人窒息
連丟顆石子都覺得舉步維艱
才發現原來早被捨棄
依舊羅織著麻木的網
鬆散地拋向四面八方
上頭繫著一把鎖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4 Wed 2007 00:27
  • 兩極


Santorini


放棄 才會靠近
不要 才會得到
遺忘 方有記起
慢慢來 才會快
置死地 而後生
世界很大 也很小
愈荒誕者 愈寫實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路邊的起司條一條十元
金色三麥的一條三十元
平平都是炸過又炸 不夠新鮮也不夠牽絲
身價就是不一樣

請老闆加一點蕃茄醬在裡頭
吃完丟掉紙袋還是聞到蕃茄醬的味道
我狐疑地東看看西摸摸衣服
找不到有沾到的地方
偏又不知味道從何而來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都要正名
正名為了證明
證明變成吹牛皮
什麼都要拆
什麼都要攬
什麼都要分
什麼都盲目

這丟係愛台灣啦~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13 Tue 2007 00:19
  • 風鈴

「我出門了」
她睡眼惺忪地看著他整理完畢
在聽見關門聲後
翻個身又沈沈睡去
約莫到中午時分
她就會自動醒來
拉開窗簾讓陽光灑落滿室
然後倚在窗邊眺望
聽著隔壁鄰居風鈴琮琤

習慣性地先吃顆口香糖
然後打開電腦上網
說是冰箱的東西都可以吃
調味乳、提拉米蘇、烤布丁、不明的日文零食、還有啤酒
她很好心地留下一半放回冰箱

vivan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